欢迎访问,登录注册    

只不过每一年都倒在了预选赛的边缘之处连个复

来源:未知 发表时间:2018-08-26 18:44
捧上一杯茶,在活动中心带点瓜子花生啥的,权当聊天打屁开茶话会的娱乐场所了。
 
    他们也什么都看,体育栏目,社会民生,多数就是为了瞧个乐呵。
 
    但是今天的茶话会结束之后,那气氛可以说是十分的不美好了。
 
    盖是因为,从来都与铁主任没有什么交情的铁饼铅球项目的分类组的白主任,就因为一旁的人的一句多嘴,一下子就赖上了他。
 
    那个无比熟悉田径项目的友人,也只不过是在电视栏目上认出了顾峥罢了。
 
    他给当成了一个稀罕事,与场内的大家一起分享了起来。
 
    “老铁,你快看,那是不是你麾下的爱将,就是你从路边捞回来的,那个社区长袍出身的顾峥?”
 
    “我去!他真是个全才啊,你原本上去打报告的时候说他是个城管,我还不相信呢。”
 
    “难怪人家不愿意来体委当运动员呢,要是我是城管大队的领导,有这样的部下,我也不会放人的啊!”
 
    一群人就因为他这一嗓子,齐刷刷的就将目光全部都转到了电视机的屏幕之上。
 
    这一瞧可不要急,那铁主任的脸就如同便秘了一般的扭曲了一下,然后就打算收起面前的茶杯,装作他并不存在一般的悄无声息的消失在
 
众人的面前。
 
    可是天不遂人愿,他离开的脚步立刻就被他的这一群所谓的同事的叫唤声给阻止了。
 
    “哎,老铁,你这是去干吗?”
 
    “来过来跟我说说你这个慧眼识珠之下的神奇的年轻人的事迹呗?”
 
    “我说,这小子的演技够高的啊,你平时跟他打交道的时候肯定挺费心的吧?”
 
    “什么演技?”铁主任那已经迈出了屋门的脚又再一次的缩了回来:“你们在说什么?”
 
    叫停了铁主任的老白,将手指往红绿灯栏目的再一次的回放的屏幕上一指,正正好的,那道闪电就将顾峥的面部表情给照的幽亮。
 
    8)
 
 657 我看这个很项目适合他
 
    “你看啊,咱们见惯了运动员的技术发力了是吧,你曾经也是搞铁饼铅球出身的,不能因为离开了本职工作的岗位,就对于自身专业的熟
 
悉度就疏忽了啊。”
 
    “你看的他表情,明明就是绰绰有余,仍有余力的样子,他没有任何的肌肉颤抖,牙关紧锁的现象发生,再看他额头以及太阳穴周围的血
 
管以及经脉,也没有紧绷出来吧?”
 
    “你再看看咱们平时的专业的运动员,哎,那个老赵,你们搞举重的是热门项目,我就不给你们裹乱了。”
 
    “你就说,你们的专业挺举抓举的运动员,在发力的时候是不是这个状态!”
 
    被老白这么一提醒,铁主任立刻就往自己那条没有迈出去的腿部,狠狠的拍了一巴掌。
 
    让你腿欠,走这么慢!
 
    这下好了,多事之秋来了啊。
 
    正当铁主任懊悔的时候,那边的一群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就将电视机团团的围住了。
 
    七嘴八舌的议论了起来。
 
    “哎呦喂,要不是老白这么一提醒,我们都没注意。”
 
    “这小子藏拙的厉害啊,我说老赵是个搞举重的好苗子啊。”
 
    听到这里的老赵连连摇头,赶紧拒绝了。
 
    笑话,中国多少搞专业举重的运动员,各个级别的如同过江之鲫一般的繁多。
 
    每个重量级的选手,都有出头的机会,这在咱们国家可是能够拿牌露脸在全世界人民面前展示自己的热门项目。
 
    本身好苗子就够多了,他们不需要锦上添花的。
 
    所以在老赵连连的摇头的时候,一旁负责铁饼铅球项目的老白却是咳嗽了一声开口说话了。
 
    “哎,大家别乱参谋啊,不是我说啊,这种业余的自由人,也就参加一下马拉松这种没有技术含量的运动就算了。”
 
    “像是这种世界顶尖的赛事,尤其是需要专业的技术动作的体育竞赛,说不定根本就不适合这个小伙子呢。”
 
    “咱们手下的运动员,那些标准的技术动作,哪一个不是从小就开始训练的?”
 
    “哪一个动作更加的省力,哪一种发力方式更容易出成绩,咱们都是与世界一流的国家训练相接轨的。”
 
    “这种半路出家的人,并不是谁力量大谁就能得冠军的。”
 
    被老白这么一说,原本还觉得十分有趣的众人,就有了当场解散的趋势了。
 
    “这么一说,呵呵,民间当中的那些力大如牛的人不知道凡己呢。”
 
    “是啊,是啊,那些新闻里不是总说,几岁的小孩就能扛饮用水了吗,那力气倒是大了,可是还不是没啥用处?”
 
    就在大家开始纷纷唱衰的时候,那个引领话题的老白却是再一次的话锋一转,开了口:“也不能这么说吗。”
 
    “要我说啊,这还真有一个项目特别的适合这位选手去参与比赛呢。”
 
    “这孩子叫什么来?顾,顾峥?”
 
    “对,只不过这身材比例有点太瘦溜了,不过这样说不定效果更好,能引起超级反差的爆炸性的效果呢。”
 
    这老白也够坏的,他将话头给挑了起来,现在反倒是顾左而言他了。
 
    一旁的铁主任终于是憋不住气了,有点急切的询问到:“我说,别卖关子了行不?这顾峥他还能干啥!”
 
    “世界大力士冠军赛啊!”
 
    “噗!”
 
    “噗!”
 
    就老白说完了这句话,周围不止一个人的刚嘬上的茶水就给喷了出来。
 
    但是在感到荒诞惊诧了之后,这么细细的一琢磨,哎呦喂,你别说还真的是十分的合适。
 
    这世界大力士冠军赛啊,对于咱们国家的普通人来说十分的陌生的,因为它的自娱自乐的比赛性质,国家体委直接就给划分成为了杂项的
 
边缘项目。
 
    因为是商业赛事啊。
 
    其实咱们国家的选手每年都会应邀去赛事的举办方去参加资格赛的。
 
    只不过每一年都倒在了预选赛的边缘之处,连个复赛都不曾进入。
 
    你问这是为什么?
 
    国家不重视啊?
 
咱们国家的推荐卡带x只不过每一年都倒在了预选赛的边缘之处,连个复赛都不曾进入。
 
    并且每一次咱们国家应邀选派的选手,不是磕碜对方啊,全是从铁饼铅球这种本身需要力量的运动选手当中挑选出来,去意思意思的参加
 
一下罢了。
 
    当然了,人家专业的国家级别的运动员还要训练,自然不可能匀出来平时的训练时间来出趟国……去重在参与。
 
    每一次这种比赛开始的时候,国家的选拔队就往各大体育高校当中转上这么一圈。
 
    有的时候,直接就将大专院校当中的千秋铁饼类的学生们的资料这么一调取,他们压根也不看该学生的专业成绩到底是怎么样的。
 
    这群人选人的标准只有一个,那就是谁个头最高,体重最胖,看起来最鲁,最像是大力士那波人的,谁就被选拔上了。
 
    然后这些幸运儿就跟随着自家的学校的后勤老师,揣上机票和酒店住宿以及邀请方的邀请函,自当是出国旅游一般的朝着外边这么一转圈
 
,表示一下我中国也来人了,你好我好大家好,彼此间有个心照不宣的面子就行了。
 
    可是,这些历次被摊派到头上的随队老师或者是领导,在经受过了一次次的打击之后,这心里就不舒服了啊。